<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optgroup id="7gocw"></optgroup><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1. <strong id="7gocw"></strong>
          <legend id="7gocw"></legend>
            <sub id="7gocw"><sup id="7gocw"></sup></sub>
            <acronym id="7gocw"><blockquote id="7gocw"></blockquote></acronym>
             哲學所
            當前位置:首頁 > 哲學所 > 學術交流
            哲學所王玉峰在日本參加“柏拉圖與修辭學”國際學術會議

                2014年4月25日——27日,由日本慶應義塾大學(Keio University)和國際柏拉圖學會(International Plato Society)聯合主辦的“柏拉圖與修辭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日吉校區”召開。此次會議共有來自日本、中國(含香港和臺灣地區)、韓國、美國、英國、德國、俄羅斯、瑞典、巴西等20個國家和地區的28位學者作了主題發言。28位學者在為期近3天的會議中,圍繞“柏拉圖與修辭學”這一主題,從柏拉圖的《斐德若篇》、《高爾吉亞篇》、《普羅泰格拉篇》、《理想國》以及《斐多篇》等文本出發,對什么是真正的修辭學,修辭學與哲學辯證法的關系,修辭學與政治哲學等重要問題展開了深入的探討,并取得了豐碩的思想成果。

                北京市社科院哲學所王玉峰副研究員參加了此次國際學術研討會,并在大會上做了主題發言。王玉峰副研究員的發言題目是《哲學的第二次啟航:反諷的還是嚴肅的》。哲學的“第二次啟航”是柏拉圖《斐多篇》中的一個說法,歷來學者們對此爭議頗大。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蘇格拉底用“第二次啟航”這個術語的時候,他到底是認真的還是反諷的?所謂“第二次啟航”(δε?τερος πλο?ς, second voyage)在希臘文中其原意是指:船被風所阻不能升帆,而只好改用漿劃行。如果哲學的“第二次啟航”是嚴肅的,那么它就是指一種“次好”(second-best)的方法。反之,如果它是反諷的(ironical),那么它可能意味著一種“更好”的哲學方法。

                王玉峰副研究員首先梳理了近世以來學者們對這個問題的不同看法。在W.G. Goodrich和John Burnet等人看來,“第二次啟航”是“反諷的”,而不可能是認真的。因為他們認為蘇格拉底在這里絕不意味著他的“理念論”和“辯證法”是低于早期自然哲學的方法的。而在N.R. Murphy以及R. Hackforth等人看來,蘇格拉底在這里是“認真的”(serious),不是反諷的。因為在他們看來,“第二次啟航”乃是一種間接的“假設的方法”,它嚴格地低于直接地把握存在的方法,因此相比較而言它僅僅是一種“次好的”哲學方法。

                王玉峰副研究員指出,回答這個問題首先需要弄清“什么才是哲學的第一次啟航”?一些學者認為,哲學的“第一次啟航”指早期自然哲學家們從感性出發來研究事物的“原因”。另外一些學者認為,“第一次啟航”指的是蘇格拉底受阿那克薩戈拉哲學的影響,從“努斯”(nous)出發直接把握善。到底何者才是第一次啟航呢?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決定性地取決于對接下來“日食比喻”的理解,尤其是取決于對99D5、100A2中“τ? ?ντα”,以及99E3中“τ? πρ?γματα”含義的理解。

                王玉峰副研究員在此既不同意John Burnet,C.E. Campbell等人把“τ? ?ντα”和“τ? πρ?γματα”理解成“可感對象”,也不同意Archer-Hind和R.K. Gaye等人把它們理解成“柏拉圖式的理念”。在王玉峰看來,99D5、100A2中“τ? ?ντα”,以及99E3中“τ? πρ?γματα”的含義不可能是“可感對象”,因為在100A1-3中蘇格拉底明確地說道,他絕沒有認為一個從“邏各斯”(logos)研究存在的人從影子看實物,會比從生活實際出發看它們更清楚。如果“τ? ?ντα”和“τ? πρ?γματα”指“可感事物”,那么這將會使“邏各斯”低于“感覺”,而這明顯是反柏拉圖哲學的觀點。而“τ? ?ντα”和“τ? πρ?γματα”也不可能指“柏拉圖式的理念”。因為所謂“柏拉圖式的理念”一般指存在論意義上的實體。但是在這個語境中,“理念”僅僅是邏各斯的一種假設,它們就像是存在的影子。

                王玉峰副研究員認為,在這里“邏各斯”只能指我們“人的邏各斯”(human logos),而不是“神圣的邏各斯”(divine logos)或邏各斯本身。因為只有我們人的邏各斯才需要假設,邏各斯本身并不需要這些假設。王玉峰建議,在這里一種比較“安全”的處理方式是把“τ? ?ντα”和“τ? πρ?γματα”僅僅看作哲學的一般對象,并且承認一種高低秩序:存在本身高于“人的邏各斯”,“人的邏各斯”高于“感覺”。

                最后,王玉峰副研究員的結論是:“哲學的第二次啟航”其含義不是反諷的,而是嚴肅認真的。作為一種間接的、假設的方法,它低于那種直接地從“努斯”出發研究存在的方法。第一次啟航與第二次啟航之間不是從感覺到理性的轉變,而是從一種直接的方法到間接的方法的轉變。和第一次啟航一樣,第二次啟航也同樣是“目的論”的。

                王玉峰副研究員的報告引起了學者們廣泛的興趣,大家圍繞著“τ? ?ντα”和“τ? πρ?γματα”的含義以及第二次啟航是否是目的論的等問題展開了熱烈而深入的討論。會后,美國著名學者N. Pappas教授以及日本的Yahei Kanayama教授與王玉峰副研究員就“第二次啟航”相關問題深入地交換了意見,他們都認為“哲學的第二次啟航”是西方哲學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它可能關涉到西方形而上學和方法論的一個重要的轉變,也是我們理解柏拉圖哲學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

                此次會議同時還是國際柏拉圖學會亞洲會員的一次地區性性集會。王玉峰副研究員作為國際柏拉圖學會的一員(Full Membership)也參加了此次亞洲區集會。

                這是一次關于柏拉圖哲學的高水平國際會議,會議取得了圓滿成功。會后,Noburu Notomi教授還專門留出了時間對每位學者的發言,以及提問等做了總結性回顧,這在國內和其他國際會議上都是不多見的,日本人嚴謹的做事態度和學術態度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最后,感謝北京社科院領導對哲學事業的高度重視和支持,哲學所愿意繼續努力提升自身的專業水平,為提高“三個影響力”而繼續努力。

             

            哲學所

            2014年5月4日

            WWW.72NVN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