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optgroup id="7gocw"></optgroup><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1. <strong id="7gocw"></strong>
          <legend id="7gocw"></legend>
            <sub id="7gocw"><sup id="7gocw"></sup></sub>
            <acronym id="7gocw"><blockquote id="7gocw"></blockquote></acronym>
             哲學所
            當前位置:首頁 > 哲學所 > 學術交流
            “西方哲學是否是一種人道主義?”——記北京市社科院首屆“人文論壇”


            “西方哲學是否是一種人道主義?”

            記北京市社科院首屆“人文論壇”

             

             

            孫偉

             

             

            200963應北京市社科院哲學所所長杜麗燕教授的邀請,美國匹茲堡杜肯大學(Duquesne University)湯姆·羅克摩爾(Tom Rockmore)教授正式開講由文學所、歷史所、哲學所、滿學所、社會學所共同主辦的首屆“人文論壇”。此論壇取名“人文”,既有人文關懷、人文精神的意蘊,也有人文學科的內涵。

                    羅克摩爾教授演講的題目是“西方哲學是否是一種人道主義?抑或人道主義和哲學的社會關聯”Is Western philosophy humanist? Or humanism and the social relevance of philosophy”)。在這片精彩的報告里,羅克摩爾教授主要探討了以下幾個問題:(1)西方視角中的人道主義和哲學的諸種形式;(2)人道主義與現代主體;(3)關于現代哲學的主體;(4)海德格爾、納粹以及法國的反人道主義;(5)西方哲學是否是一種人道主義?

                    在第一部分,羅克摩爾教授從《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OED)的經典定義出發,強調人道主義本身是一種對基督教教條的反叛,而它本身是一種重視人類本身而不是神化的或超自然的事物的理性思想系統。肇端于文藝復興時期的對人的關注,成為了法國哲學的一條中心線索,而這一線索最早開始于蒙田。

                    在第二部分,羅克摩爾教授首先指出古希臘哲學雖然一開始關注于宇宙論的問題,但后來就轉向了人類本身。蘇格拉底,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都形成了關于人類的理論。蘇格拉底是隱含地指出這一問題,然而,他的偉大后繼者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則明確地指出這一問題。蘇格拉底關于美德形式的研究在實踐和理論層面導向了主體的理論。然而,對人類本身的人道主義的關注在中世紀基督教神學前后發生了劇烈變動。早期的前現代人道主義與后期的現代人道主義的觀點之間存在著重要差別,后期人道主義通過拒斥基督教關于主體的概念而得以發展。十七世紀的西方思想家,如笛卡爾,洛克,萊布尼茲甚至斯賓諾莎,都依賴于上帝來論證知識。然而這種趨勢后來就消失了,康德開始將哲學分離出神學,理性分離出信仰。這一分離過程也受到了宗教本身發展的影響。馬丁路德通過意識的自由而強調了個人的責任性,而康德雖然堅持普遍化的道德標準,但每個個體都可基于自己本身的背景來決定行動與否。從這個意義上說,康德很明顯是一個路德主義者。通過訴諸于意識的自由,理性的選擇凌駕于盲目的順從之上,路德就解放了理性。通過將哲學從宗教教條中,他就將世俗理性指涉為真理的唯一標準。與之類似,康德則明顯地將信仰拋在一邊而擁抱理性,這就不僅改變了西方哲學的一般路徑,而且也決定了西方哲學之所以能被稱作人道主義的緣由。

                    在第三部分,羅克摩爾首先指出近代哲學開啟了主體這一人道主義的中心概念。這一過程相當復雜,但可以簡單地描述為從解決宗教問題到用世俗的方式解決知識問題,也就是從宗教性主體到認識論主體的轉變。笛卡爾將主體看作“我思”的觀點經常被認作是現代哲學傳統的起點。然而,笛卡爾并沒有清楚地與他的前輩決裂。他仍然非常依賴早期的思想家如奧古斯丁來構建“我思”的概念。笛卡爾力圖將知識論這一理論與對人類情感(也就是人類主體)的實踐研究結合在一起。后來的近代哲學也從不同側面發展了笛卡爾的主體論。康德也重述了笛卡爾關于主體的兩個方面的觀點。他采取了反人類學的路徑來研究知識,然而卻保留了早期對人類學的興趣。對康德來說,人類完全脫離外部的影響,因此能夠用一種完全理性的方式來決定行動的原則。

                    在第四部分,羅克摩爾教授講到近代西方哲學塑造主體理論的努力迅速引起了反人道主義的反應。除了杜威以外,分析哲學家們和實用主義哲學家們都對主體漠不關心。海德格爾和受其影響的法國后現代思想家們都經常對人道主義和知識論或主體抱有敵意。海德格爾與人道主義的關系是復雜的。要注意的是,我們不能將海德格爾的哲學思想與他對納粹的熱情分開,因為他的哲學會導致納粹主義,而納粹主義也進而影響他的哲學。他與人道主義的聯系包含了這樣一些因素,如作為存在線索的主體理論,他的觀點與哲學人類學的關聯,他對納粹主義的奉獻等等。薩特是一個堅定的人道主義者,他從始至終的主要觀點就是關于人類主題的概念,包括了笛卡爾對人類自由的界定。在戰后,薩特開始關注海德格爾關于人類現實的概念。薩特拒斥了傳統形式的人道主義,這種人道主義往往將人類自身當作目的;薩特支持將人類看作長久的外在于自身的事物,這種外在性導致了他自身的存在。海德格爾也通過存在的概念來拒斥人道主義。海德格爾批評薩特將他的理論誤讀為存在主義和用哲學人類學的方式來解讀存在。海德格爾宣稱一種更新、更深入的存在人道主義,這就是他所描述的“從靠近存在的地方來思考人的人性的人道主義。”他的這一主張存在的問題是明顯的,特別是當他在二戰中宣誓效忠希特勒,而且在這之后他明確地對納粹主義感興趣。

                    在第五部分,也就是論文的最后,羅克摩爾教授總結了自己的觀點。西方哲學是否是一種人道主義?他認為只有當西方哲學從人類的角度關注主體概念的時候,才可以被稱為人道主義;而當西方哲學懸置主體,或從外在于人的角度(包括著名的上帝之眼的視角)來考慮時,它就很難被稱作人道主義。我們要將人類看作是真實存在的歷史主體,在此基礎上,我們才能理解世界和我們自己。在這個意義上,近代哲學有關主體的概念是對人道主義的重要哲學貢獻。

                    此次“人文論壇”的舉辦獲得了極大成功,院內專家學者紛紛踴躍參加。許傳璽副院長親自為論壇致開幕辭,對羅克摩爾教授的到訪表示歡迎。北京大學哲學系劉哲老師全程翻譯了羅克摩爾教授的演講,頗為辛苦。演講結束后,院內專家學者針對報告提出了很多問題,羅克摩爾教授也認真地一一解答,彼此展開了一場生動活潑的學術對話。論壇最后在愉快的掌聲中閉幕。

            WWW.72NVN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