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optgroup id="7gocw"></optgroup><optgroup id="7gocw"></optgroup>

      1. <strong id="7gocw"></strong>
          <legend id="7gocw"></legend>
            <sub id="7gocw"><sup id="7gocw"></sup></sub>
            <acronym id="7gocw"><blockquote id="7gocw"></blockquote></acronym>
             哲學所
            當前位置:首頁 > 哲學所 > 公告欄
            驀然回首:哲學所風雨三十載



            驀然回首:哲學所風雨三十載


                1978年,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當時稱社會科學研究所)成立時,有文史哲等若干個所。哲學所(當時叫哲學室)是最早成立的研究所之一。子曰:三十而立。哲學所今年恰好到了而立之年。回首往事,讓人不免生出朱自清式的感慨:“去的盡管去了,來的盡管來著;去來的中間,又怎樣地匆匆呢?”
                剛剛成立的哲學所,科研隊伍基本上由“歸隊”人員組成。他們均為上個世紀50-60年代畢業的老大學生。由于反右或者文革,被迫離開社會科學研究領域。文革結束后,重新返回自己鐘愛的領域,故稱作“歸隊”。這是一批有著執著信念,閱盡人生冷暖,飽經世間滄桑的學者。他們收入低廉,生活條件,尤其是居住條件極差。每月節衣縮食,擠出一些少的可憐的銀子,購買所需圖書資料。當時哲學所出版的一些精品,幾乎都是在很差的生活條件下產生的。人們常常用“價廉物美”形容這批學者。他們在職時價廉,退休時,所得退休金甚是微薄,還是價廉。殊不知,價廉讓他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幾年前,哲學所第二任所長金志廣老師身患絕癥,我去探望他,顯然他家已經很久沒有訪客光顧了。望著那家徒四壁的簡陋居室,看著骨瘦如柴的老師,實在讓人心酸。他幾乎是聲淚俱下地說,如果他沒有被打成右派,他本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從事哲學研究。這是他唯一的抱怨。然而他當時的退休金,既不能他讓有閑錢養病,也根本無法支付高昂的醫療費用,對此,他卻只字未提!走到生命的盡頭,讓他最遺憾的事情,還是研究。癡心不改啊。
                80年代前期,77、78級畢業生進入哲學所,人員增至30余人。這批學者是恢復高考后的前兩批學生。他們在上大學之前是工人、農民、士兵、教員、職員、自由職業者。人們常用三條線戲稱幾類鐵哥們兒:一道扛過槍、一道渡過江、一道下過鄉。這兩屇學生恰好屬于第三類,可謂老革命了。在學校讀書時,這些學生不少人和老師拍著肩膀稱兄道弟,不是沒有禮貌,而是年齡較大。更有甚者,一臉真誠、客客氣氣地把自己深思熟慮的問題拋向老師,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神情,透過那刻意遮掩的眼神溜出來。這樣的問題,足夠讓老師忙活幾天的。與現在的學生相比,他們身上沒有太多的稚嫩,有著一種與自己年齡不相符合的成熟和滄桑感。對于自己的未來,每個人都有一本清清楚楚的帳,彷徨已經不屬于他們。這批人到所里,沒幾天,就完成了從學生到科研人員的身份轉變。直到2007年,哲學所的主要成員就是由這批人組成。
                80年代初期,哲學所屬于重點發展所之一,這與大環境相關。當時人員缺口比較大。20多名學生在幾年間涌入哲學所,學科隊伍基本形成。當時的哲學所在學界有影響的研究,大體上有四個方面:皮亞杰發生認識論研究、分析哲學研究、三論(系統論、控制論、信息論)研究、《資本論》研究。這四個方面的研究在當時的哲學界頗為搶眼。
                這種格局的形成,主要因為當時在這幾個領域有學科帶頭人。皮亞杰發生認識論研究由雷永生(當時的所長)主持,最有影響的作品是《皮亞杰發生認識論述評》(人民出版社,1987年)、《生物學與知識》(翻譯皮亞杰本人的代表作,三聯,1988年)、《皮亞杰的挑戰》(人民出版社,1988年)。皮亞杰研究在當時的哲學界有極大的影響。分析哲學研究由洪漢鼎主持,出版《當代西方分析哲學》(遼寧教育出版社,1989),譯著《邏輯學的發展》(商務印書館,1985)。當時,在學界對分析哲學尚不了解的情況下,這些書顯得彌足珍貴。三論與哲學研究由王雨田主持,出版作品《控制論、信息論、系統科學與哲學》(人民大學出版社,1986)。該書獲1986年圖書金鑰匙獎,1987年全國暢銷書獎、《現代邏輯科學導引》(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7)。《資本論》研究由金志廣主持,出版《〈資本論〉中的歷史唯物主義若干問題研究》,該書1991年獲北京市優秀社會科學成果一等獎。李烈炎所著《時空學說史》(湖北人民出版社,1988年),1989年獲第三屇中國圖書獎。
                80年代后期,哲學所所長雷永生調離社科院,理性的研究氛圍,幾乎是一夜間消失的。由于研究氛圍驟變,哲學所一些在學界有影響的學者紛紛調離。而國內大環境也出現腦體倒掛,所謂“造導彈的,不如賣茶雞蛋的”。同時受出國潮、下海潮沖擊,哲學所成員或出國、或下海經商。幾年內,人員由原來的30余人銳減到10人以下。原本已經形成的學科隊伍支離破碎,再也組織不起集體攻關項目了。
                由于收入偏低,在崗科研人員,亦有不少人從事第二職業,以養家糊口,出現在崗不敬業現象。這種狀況導致90年代科研成果數量大大減少。盡管如此,堅守科研崗位的學者,依然拿著低廉的束脩,守望著一個民族的精神傳承。一分投入,一分收獲。1994年,洪漢鼎所著《斯賓諾莎研究》獲北京市優秀社會科學成果一等獎;1996年,洪漢鼎譯《真理與方法》年獲北京市優秀社會科學成果一等獎;1998年,杜麗燕所著《尼采傳》獲北京市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2000年,陳戰國所著《馮友蘭哲學思想研究》獲北京市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
               在這一時段發表的著作有:洪漢鼎著:《斯賓諾莎》(臺灣東大圖書公司,1992)、《語言學的轉向-當代分析哲學的發展》(香港三聯書店、臺灣遠流出版社,1992)、《費希特》(臺灣東大圖書公司,1996)。杜麗燕著:《皮亞杰》(臺灣三民書局,1995年)。彭琦著《中西政教關系史比較研究》(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1998年)。
                譯著:洪漢鼎譯:《真理與方法》(上海譯文出版社,1992)、《詮釋學I 真理與方法》(臺灣時報文化出版公司,1993)、《斯賓諾莎書信集》(商務印書館,1993、1996)、《詮釋學II 真理與方法》(臺灣時報文化出版公司,1995)、《批評的西方哲學史》,共3卷,(桂冠圖書公司,臺灣1998)等。杜麗燕譯:《梅洛龐蒂:現象學與結構主義之間》(臺灣桂冠圖書公司,1992年)、《國家與政治理論》(臺灣桂冠圖書公司,1995年)、《保衛世俗人道主義》(東方出版社,1996年)、《人道主義問題》(東方出版社,1997年)、《維特根斯坦》(上海東方出版中心,2000年)。
                洪漢鼎教授退休后出版《理解的真理:解讀伽達默<真理與方法>》(山東人民出版社,2001年)、《詮釋學—它的歷史和當代發展》(人民出版社,2001年)、《倫理學導讀》(四川教育出版社,2002年)、《詮釋學史》(臺灣桂冠圖書公司,2002年),并有大量的翻譯作品面世。
                李浙生教授一直從事科學哲學研究,退休以后筆耕不輟,著作頗豐。他所著《數學科學與認識論》(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2)、《數學科學與辯證法》(首都師范大學出版,1995年)、《物理科學與認識論》(冶金工業出版社,2004年)、《倏忽之間:混沌與認識》(冶金工業出版社,2002年)、《物理科學與辯證法》(冶金工業出版社,2007年)均屬上乘之作。
                從2001-2004年哲學所發表論文20余篇,其中那薇和王文元的論文占據了相當的比例。譯著2部:杜麗燕譯:《信仰的深情》(中國致公出版社,2001年)、《正義論》(臺灣桂冠圖書公司,2003年)。處于新老交替階段的哲學所,人員構成發生很大變化。尤其是自2006年以來,本院新領導班子強調學科建設。在制定院發展十一五規劃時,院領導層依據本所過去的傳統和現在的人員構成,特別是依據本所近幾年逐漸形成的研究趨勢,做出決定,哲學所學科發展的重點為四個:中國哲學、西方哲學、科技哲學、馬克思主義和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優長方向為中外人文精神研究。
                以十一五規劃為依托,在院領導班子支持下,本所傾全力進行學科建設。日常科研管理著眼于出人才,出成果,出精品。哲學所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整合全所資源,形成強強組合,是最有可能在有限的人員組成中,最大限度地獲得優秀的科研成就。這一科研管理理念,使哲學所在中外人文精神研究方面收獲頗豐。
                近3年,本所出版多部作品:《中外人文精神鉤沉》(河南大學出版社,2005年)、《中外人文精神視野--人與人性》(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年)、《中外人文精神研究》第一輯(中國大百科出版社,2007年);個人作品杜麗燕著:《人性的曙光:希臘人道主義探源》(華夏出版社,2005年)、《愛的福音》(華夏出版社,2005年)、王文元著:《人道繹宗》(燕山出版社,2006年)、《人與道》(中國檔案出版社,2007年)等五本;那薇著:《道家與海德格爾相互詮釋--在心物一體中人成其人物成其物》(商務印書館,2004年) 、《在心物交流互動中生成的老莊之道》(燕山出版社,2008年)。程倩春著:《科學與人文關系的歷史研究》(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7年);王雙洪《柏拉圖注疏集之伊翁》(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8年)、譯著《蘇格拉底與政治共同體》(華夏出版社,2007)。其中,杜麗燕著《人性的曙光:希臘人道主義探源》、那薇著《道家與海德格爾相互詮釋--在心物一體中人成其人物成其物》,獲北京市第九屇優秀科研成果二等獎。
                從2005-2008年,哲學所共出版個人和集體著作16部,譯著4部,論文幾百篇,其中包括百余篇核心期刊論文。盡管目前哲學所人員數量與90年代相同,而這3年多的科研成果,特別是著作,要超過90年代好幾倍。究其原因,主要利益于如下幾個條件:國家重申重視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北京市市委市政府強調專業化隊伍建設和學科建設、院領導層寬裕的經費支持和開明的政策、所里寬松的研究環境、研究者個人對哲學事業的熱愛和扎實良好的專業基礎。科研成果和科研的發展,是大小氛圍和各類政策的晴雨表。
                2008年,哲學所即將出版的著作:杜麗燕著《20世紀人道主義和反人道主義》(華夏出版社)、王玉峰著《城邦的正義與靈魂的正義——對柏拉圖<理想國>的一種批判性分析》(北京大學出版社)、《中外人文精神研究》第二輯、梁勁泰著《中國傳統哲學中的等級思想研究》等。
                2004-2007年,哲學所的老科研人員在為哲學研所辛勤耕耘幾十年后,帶著他們輝煌,他們的累累碩果,光彩謝幕。當大幕重新拉起時,展示在人們面前的,是一張張年輕而充滿活力的面孔。新成員多為剛剛畢業的博士,他們受過完整的專業訓練,具有良好的學養,有年輕人特有的熱情和理想。他們的加盟,為哲學所注入了活力。無論是他們的個人興趣,還是他們從事研究的熱情,或是他們的知識結構,都向人們透出一個信息:一個新時代開始了。
                縱觀哲學所30年的發展,有過輝煌,有過低谷,有走出低谷的努力。一切變化,都與國家和社科院開放改革的大環境密切相關。回顧歷史,不禁為過去的輝煌感嘆、為曾經的低谷扼腕、為正在到來的復興欣喜。
                哲學所30年的發展,產生了一大批在學術界有影響的作品:皮亞杰發生認識論研究、斯賓諾莎研究、詮釋學研究、《資本論》研究、分析哲學研究、馮友蘭研究、道家與海德格爾比較研究、西方人道主義史研究、科學哲學研究、中外人文精神研究…這些作品向人們訴說著哲學所科研人員的心里歷程,他們堅持學術研究的信念、他們身處清貧之中,卻對社會科學事業保持的那份執著、他們的全部生活…都凝聚在作品之中。我們現在閱讀這些作品,依稀能夠感受到他們創作時跳動的脈搏,感受到那清貧、卻又十分充實的學者生涯。這些優秀的作品不僅為哲學贏得了榮譽,也使作者贏得了哲學界廣泛的認同與尊重。哲學所能夠走到今天,能夠在哲學界占有自己當然的一席位置,完全仰仗這些優秀科研人員的優秀作品。
            回顧哲學所30年發展歷程,有一些經驗和教訓不得不說。
                經驗教訓之一,人才為本。21世紀什么最重要?人才!這是連小偷都知道的真理(看看馮小剛的《天下無賊》,就知此言不虛)。什么是人才?業內高手。有了人才,就有高水平的作品,一個所才可能有光明的未來。
                經驗教訓之二,學術至上。社會科學院是學術單位,哲學所是專業研究所,在這種性質的部門中,無論怎樣強調學術,都不為過分。名要符實。事物的價值,在于自身性質的彰顯與發揮。誰會懷疑煤的主要價值在于燃燒?如果煤燒不著,就不叫煤,那只是黑石頭一塊。只是疑似煤炭而已。
                經驗教訓之三,良好氛圍。所謂良好氛圍,指研究者具有獨立、自由的研究空間。就是陳寅恪表達的理想:獨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這是學術發展的必要條件。一個所必須想方設法營造這樣的研究氛圍。當然,現實與理想是有距離的,然而理想是必須有的。因為理想是行為的燈塔。沒有理想,人就是沉淪的。如果我們不作為,理想與現實的距離只能越來越大。
                值此社科院30周年院慶之際,謹向本所曾經和正在為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做出貢獻的全體同仁致敬,道一聲衷心的感謝!為了哲學事業,請多珍重。
             
            杜麗燕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哲學所
             
            (上術內容憑作者本人記憶寫出,只能算個人口述史。因科研檔案是從2006年才上網的,所以可以直接查詢的內容有限。有些退休科研人員的相關資料來自互聯網,如有疏漏,請多見諒。)
            WWW.72NVNV,COM